• <dd id="gcgow"><nav id="gcgow"></nav></dd>
    <optgroup id="gcgow"><optgroup id="gcgow"></optgroup></optgroup>
    <optgroup id="gcgow"><optgroup id="gcgow"></optgroup></optgroup>
  • 歡迎進入哈爾濱電機廠有限責任公司!

    新聞中心

    “金手指”這樣練成

    記2019年“最美退役軍人”、哈電集團電機公司首席技師裴永斌
    來源: 本站 瀏覽次數:1936 發布時間:2020-05-15

    發布時間:2020年1月? ? 來源:《中國退役軍人》雜志?

    文 ∣ 王學善 特約記者 姜玉坤


    ? ? ? 2020年元旦,哈爾濱冬夜8點多。


    裴永斌剛剛結束了一天的工作,走在回家路上。北風“呼呼”地刮在臉上,路燈把他的影子拉得很長。

    自1985年從部隊復員以來,從家里到單位的這兩點一線,裴永斌走了30多年,幾乎沒有中斷,節假日也是他的工作日。

    30多年中,裴永斌練就了一項絕活:靠著手指觸摸鋼鐵,能測出幾分之一毫米,他因此被稱為“金手指”。

    繼獲“全國勞模”“全國模范退役軍人”“中國質量工匠”等榮譽后,近日,裴永斌又被評為全國“最美退役軍人”。

    一個普通車工是怎么成為“大國工匠”的?練就“金手指”到底有什么訣竅?記者連線裴永斌,揭開“大國工匠”的神秘面紗。

    有本領,才是真帥


    37年前的那個隆冬,新兵入營第一天,讓裴永斌永生難忘:穿上軍裝,感覺心里特別美!他正照著鏡子,連長問他:“帥吧?”他說:“帥。”連長卻一臉嚴肅:“這不叫帥,等你練出一身過硬的本領,那才是真帥。”

    一席話,讓從小就好勝心強的裴永斌幾乎一夜未眠:報效祖國也要有真本事,當兵就要當尖兵。可怎樣才能有真本領?如何才能當上尖兵?連長告訴他,腳踏實地,不斷進取,就一定能有所成就。

    從那以后,裴永斌做事認真、追求極致,很快從一名普通戰士成為響當當的訓練尖兵。然而,當他甩開膀子準備大干一番時,1985年軍隊百萬大裁軍,所在部隊被裁掉,他不得不抱憾離開軍營。

    從部隊復員,裴永斌被分配到哈爾濱電機廠,成為一名技術工人。在公司廠房里,有裴永斌難忘的童年回憶。小小的他,曾經偷偷穿上爸爸大大的藍色工裝,揣上工作證,在車間像模像樣地“工作”。

    1985年1月,隆冬里的哈爾濱,寒風像刀子一樣刮在臉上,裴永斌的心里卻有著說不出的熱乎。這一天,他終于穿上藍色的工裝,匯入哈爾濱電機廠上萬名員工的洪流中。

    練就“一手摸”,成為“金手指


    ? ? ? 裴永斌如愿站在了大設備前,成為一名夢想中的車工。這一站,就是30多年。當年安全帽下的兩鬢青絲,如今已花白。


    哈爾濱電機廠始建于1951年,主要生產水電設備,產品遠銷世界各地。看著自己生產的設備在那么多地方發電,給人們帶來光明,裴永斌特別自豪。
    水電設備有一個核心部件,叫彈性油箱。它屬于發電機組的核心部件,承載著機組數千噸重量,其品質關系到整座水電站的安危。

    彈性油箱的生產難度很高,在加工油箱內部的時候,車刀刀架會遮擋入口,加工過程中注入冷卻液產生的煙霧,致使整個過程處在霧里看花的狀態。
    怎樣才能透視油箱內部,確保走刀的精確位置呢?裴永斌決定用手測量,練就“一手摸”。同事勸他:“連精準的儀器都透視不出來,還想用手摸,那不是‘天方夜譚’嗎?再說了,依靠‘摸出來的標準’生產設備,萬一出了事故,那責任誰能擔得起?”

    但裴永斌不信邪,退刀、調整、進刀、找正、觸摸。日復一日,月復一月,年復一年,百次千次萬次地練習“一手摸”。

    到后來,裴永斌能一手摸出油箱壁厚和表面粗糙度,成為行業公認的“金手指”。這雙神奇的工匠之手,仿佛長出了可以拐彎的眼睛。

    靠著這個“金手指”,裴永斌不斷出絕活兒。剛開始,生產一件彈性油箱需要9天,而且因為生產難度大,質量經常不達標,每生產幾臺就要多備出一件原料。裴永斌接手后,經常在下班時間拿著廢料反復實驗,漸漸摸出了“門道”。在他生產的4000多件彈性油箱中,沒有出過一件廢品,成為公司首批免檢產品。彈性油箱的生產周期也從72小時縮短到42小時、32小時,現在24小時就可以完成。

    成績的背后,是艱苦的付出。裴永斌平均每天工作10個小時以上,周末和節假日也基本不休息。有一次接受記者采訪時他才知道,家里的電器壞了、下水道堵了,都是他愛人自己修的,從來沒跟他說過。

    2014年8月24日,是個周六。裴永斌正在單位忙活,突然接到鄰居電話,說他父親摔了一跤,被送到了醫院。裴永斌安全帽都忘了摘,直奔醫院,卻沒見上父親最后一面。

    “父親多年來獨自生活,我打電話過去,他總跟我說:‘你安心上班,不用擔心我,有事兒我找你。’可直到他去世,也沒有事找我……”說到這里,裴永斌的眼圈紅了。

    年近50歲,開始編程
    ? ? ? 裴永斌家的書柜里,有一塊灰色的石頭,被他視為珍寶。


    這塊石頭,來自被拆除的柏林墻,是裴永斌赴德進修帶回來的。

    1989年4月的一個上午,車間領導告訴裴永斌,廠里要派十名技術骨干到德國進修學習數控機床。

    聽到這個消息,一個德文字母都不會的裴永斌,馬上報名學習德語,連吃飯的時間都不放過。3個月后,裴永斌以優異的成績,成為出國進修的人選。

    在德國西門子公司,裴永斌像海綿一樣吸收著營養。白天苦練技術,晚上整理筆記。除了那塊柏林墻上的石頭,他還從德國帶回了一身技術,成為水電分廠為數不多的接觸過數控機床的工人。

    看到了中德技術的差距,裴永斌回國后,把更多的精力用在了技術研發上。廠里大大小小的技能大賽,裴永斌獲獎無數,全國勞模、中國十大質量工匠、免檢個人……被一大堆光環圍繞的裴永斌,眼里盯著的仍是生產,心里想著的仍是效率。

    哈爾濱電機廠是我國最大的水電機廠之一,來自全球的訂單常常雪片似的飛來。盡管當時彈性油箱的生產周期已經縮短,但看著工期計劃表上滿滿的訂單,從工廠領導到裴永斌都在犯愁。

    廠里決定引進數控機床,替代原來的“笨床子”,用電子化操作來提高效率。

    但這并不容易。由于各地水電站條件不同,每件彈性油箱都是量身定做,得在機床上配備一套個性化刀具,才能生產出不同類型的彈性油箱。特別是R6刀具,過去只能加工到30毫米深,現在則要滿足67毫米深的要求。

    在好幾年時間里,裴永斌反復琢磨、反復實驗、反復修改,一套極致完美的個性化刀具終于可以投入使用。

    要實現數控機床投產,還需要關鍵一步:編程。有了一套精密的數字程序,才能控制數控機床。

    這項任務,又落到了裴永斌肩上,因為沒有人比他更熟悉彈性油箱的各項技術指標和參數。

    此時年近50歲的裴永斌,“也有過犯難、想過放棄”,但他又一次突破自己,走進車間,開始編制程序。

    夜里的燈,連續亮了30多天。終于,數控機床生產的第一臺彈性油箱下線了。

    這意味著,彈性油箱走向了智能生產,生產效率提高100%以上,截至目前已完成300多件生產任務,節約生產時間4000多個小時。

    最大心愿,把絕技傳承下去

    30多年間,裴永斌身上的工服不知道換了多少套。

    生產彈性油箱,在2016年以前都是用“笨床子”,需要用豆油做冷卻液,床子轉起來,經常甩一身油,導致裴永斌身上總是有一股“炸果子味兒”。他拿工作服去洗,每次都得兩份洗衣票,人家還不愿意給洗。

    有很多人問裴永斌:這活兒技術要求高、工時獎金低,還又苦又臟又累,你是怎么堅持下來的?

    裴永斌笑笑:每天做好手頭的事兒唄。

    連長當年對他說的話,始終在他心里激蕩。無論做什么事,他都想做到最好。

    這些年,除了在廠子里工作,他還去過不少地方,甚至是國外,都是因為當地的發電機壞了,別人束手無策,于是找他去修。他總能找到癥結,想到辦法。

    最驚險的那次,是在2014年10月,在非洲尼日利亞凱恩吉水電站,水輪機氣缸活塞壞了。當地沒人能修,如果運到中國來修的話,需要三個月,意味著當地居民將要在3個月里摸黑過日子。情急之下,廠里決定讓裴永斌遠赴非洲去搶修。

    當時非洲正是埃博拉病毒暴發期,家人都不同意裴永斌去。裴永斌勸他們:“這種時刻,勞模不去誰還能去?”他毫不猶豫接受了任務。

    裴永斌知道當地條件很差,從國內帶了一些量具、刀具過去,但到了工地一看,還是傻了眼:全是20世紀二三十年代的老舊設備,沒有一臺合適的。他只能靠經驗自己想辦法,用一臺意大利老設備,連搬帶吊地工作。在近40°C的高溫里,為了搶任務,他中午不停機,晚間連班,連續工作了4天,提前3天完成了搶修任務。非洲人對他蹺起了大拇指:你不僅是中國勞模,也是非洲勞模呀!

    回到哈爾濱的第二天,裴永斌就發燒了,體溫達40°C。到醫院去,一聽說是從非洲回來的,哪個醫院都不敢收他。幾次轉院后,他最后在省醫院隔離間住下了。大夫對他說:“不是不收你,而是我們看不了、不會治。”

    就這樣,裴永斌連續10天發燒不低于40°C,邊打點滴邊發燒,每天8瓶藥。好在最后化驗證明不是埃博拉,而是惡性瘧疾,連續用藥后病情逐漸好轉。
    這次經歷,讓裴永斌更加重視技能“傳幫帶”,讓更多徒弟掌握他的絕活兒。

    裴永斌在崗30多年來,平均每年提出有價值的合理化建議、技術革新10項以上,共計380多項。每一項他都不是“單打獨斗”,全是在“傳幫帶”中完成的。到現在,經他培訓的職工已經超過980人次,他帶出的徒弟更是不計其數。

    有一年,裴永斌帶著徒弟以《克服彈性油箱精車時R部漲根難題》為題,確定了論文思路,可幾個徒弟在撰寫論文時嫌麻煩,偷工減料致多處描述錯誤,甚至沒有把陰性結果客觀報告出來。裴永斌發現后大為惱火,當眾把幾個徒弟劈頭蓋臉批了一頓,責令重寫。

    第二稿成型后,他又發現有十多處描述寫成了“摘要式”,偏離了主題,重點卻沒突出。裴永斌連夜把弟子們召集到一起搞“整頓”:“從工作作風看人品,如果做人不踏實,啥事也難成!”

    那是裴永斌發火最大的一次。也正是那次發火后,再也沒人敢糊弄他。

    讓他欣慰的是,他的很多徒弟成為業務骨干,當上了免檢個人。 哈電集團哈爾濱電機廠領導說:“裴永斌最大的心愿,就是把自己的絕技全部傳承下去。”

    ?


    友情鏈接:     國務院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     哈爾濱電氣集團有限公司       哈爾濱鍋爐廠有限責任公司       哈爾濱汽輪機廠有限責任公司       哈爾濱電氣國際工程有限責任公司
    国产高清亚洲精品视频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酷酷网
    1.0901s